美媒近日描述了“今年年初的中美卫星太空交锋事件”,图为事件主角之一的美国间谍卫星。

国际视野 | 美卫星频繁抵近中国太空目标,专家:美方对空间安全构成了巨大威胁-北斗科技文化网

美国反污“中国卫星威胁太空安全”

美国《太空新闻》网站近日披露“中美卫星太空交锋”的细节引起外界的关注。香港《南华早报》引用美媒报道称,2021年12月23日,中国在海南文昌发射场运用长征七号改运载火箭,将试验十二号卫星01星、02星成功送入预定轨道后不久,美国的太空监视卫星“美国270”便机动抵近,意图近距离“偷窥”这两颗中国卫星。

然而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提供空间态势感知服务的商业公司COMSPOC发布的模拟视频显示,当“美国270”卫星接近试验十二号卫星01星、02星时,两颗中国卫星反方向机动以躲避追踪,其中试验十二号卫星02星还进入日照区,反过来“直视”试图“偷窥”它的“美国270”卫星。

COMSPOC公司的综合运营和研究主管丹·奥尔特罗格表示,“很明显,随着美国卫星的迫近,中国卫星在逃离躲避。这表明,其他国家已经获得所谓的‘反空间’能力。它们正在采取行动,避免暴露自己卫星的能力或活动。”

这并非美媒首次披露美国卫星抵近监视中国卫星事件。2021年10月,美国《防务快报》还报道了一场据称是发生在当年7月的中美太空遭遇事件。该报道称,一颗由美国空军和美国轨道科学公司联合秘密研发的太空监视卫星“美国271”试图接近中国迄今为止重量最重、也最为先进的卫星实践-20号卫星。“美国271”与实践-20号卫星平行“伴飞”,但随后中方发现了美国卫星的企图,并迅速地将实践-20卫星移走。

美国《太空新闻》网站援引太空专家的话称,这种在地球静止轨道上演的“猫鼠游戏”现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频繁。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的军事卫星一直在密切监视着地球静止轨道。“在过去的几年里,俄罗斯和中国也纷纷效仿,采取同样行动”。

讽刺的是,美媒在报道中明明是说美国卫星主动靠近中国卫星,但美国安全世界基金会的技术顾问、美国空军前轨道分析师布莱恩·维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却“倒打一耙”。他表示,美国非常担心其他国家具备发现美国监视卫星的能力,并有能力保护它们自己的卫星,“这些行动的模糊性,以及紧张局势的加剧可能会导致某种冲突、错误或误解”。

揭开美国“高轨巡视卫星系统”面纱

根据美媒报道,执行对中国卫星抵近监视的“美国270”和“美国271”卫星均来自于一个名为“地球同步轨道空间态势感知计划”的高轨巡视卫星系统。“美国政府太空监视项目的有关信息很少被外界获知,那些通过民用设施在近地轨道跟踪美军机密军事卫星的航天爱好者们,通常没有足够强大的望远镜用来观察位于近3.6万公里外地球静止轨道上的美国间谍卫星。”

直到2014年,美军才开始承认“地球同步轨道空间态势感知计划”卫星的存在。2015年,时任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司令的约翰·海腾曾表示,“地球同步轨道空间态势感知计划”的解密是为了向世界表明,美军正在监视轨道上发生的一切。布莱恩·维顿则进一步说,“你可以想象一下,把我们在卫星拥有的用于观测地球的情报搜集、监视、侦察的所有能力都用来监控其他卫星。”

一位匿名中国航天专家29日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美媒报道负责监视中国卫星的“地球同步轨道空间态势感知计划”系列卫星由美国轨道ATK公司研制,该系列卫星于2014年首发,目前已有4颗卫星发射入轨,旨在监视地球静止轨道高度及其附近的常驻空间目标,卫星携带的光电传感器专用于空间监视,收集特定目标卫星的情报。

“由于地球静止轨道具有独特的轨道资源优势,因此各国在该轨道上部署了通信、导航、数据中继、导弹预警、电子侦察等众多战略卫星。”该专家介绍称,美国“地球同步轨道空间态势感知计划”系列卫星通常活动在比地球静止轨道略低或略高的轨道上,通过与地球静止轨道目标的相对漂移可达到巡视探测该轨道的目的。该系列卫星轨道极具灵活性,可以根据重点目标的观测需求,通过频繁变轨实施有效观测,完成对该轨道目标成像的任务。“此外,根据国外公布的数据,对‘地球同步轨道空间态势感知计划’系列卫星重点抵近目标进行分析后可以看出,该系列卫星倾向于对通信中继卫星进行抵近,其占比约为88%。因此可以判断该系列卫星可能具备电磁频谱信号探测能力,能获取通信中继卫星的信号频率。”

除了“地球同步轨道空间态势感知计划”之外,美军还曾开展多项计划意图对其他国家的卫星开展监视、干扰甚至捕捉等太空破坏活动。航天专家黄志澄29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近年来美国先后开展过“轨道快车”“凤凰计划”“老鹰”卫星、“泰特拉”等相关研究项目,以实时监测其他国家的卫星。

针对中国意图日益明显

虽然美军卫星连续做出对中国卫星抵近监视的威胁举动,但在美媒报道中,美军方相关人士却大言不惭地宣称,中国相关航天活动“对美国的空间安全造成威胁”。

今年3月,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詹姆斯·迪金森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上表示,中国两颗实践系列卫星具有机械臂功能,未来可能会被用于在太空中抓取和关闭其他国家的卫星。

2021年10月在美国《防务快报》的一篇报道中,美国空间态势感知领域专家吉姆·库珀还宣称,“中国躲避美国间谍卫星”的应对措施,展示出中国具备以极高精度追踪以及操纵卫星的能力,这种能力有可能用于“邪恶或是威胁的事情”。

对于美媒“贼喊捉贼”的论调,中方专家则列出相关数据强调,美国的相关太空间谍行为,对包括我国在内的全球其他国家的空间安全造成极大威胁。

上述匿名中国航天领域专家介绍称,2020年8月,美国太空军将天域感知列为美国军事天权的核心能力之一,并从物理域、网络域和认知域等3个维度明确天域感知的能力范围,进一步提升关键轨道的战略意义。

来自俄罗斯方面的空间监测数据显示,自2014年以来,美国“地球同步轨道空间态势感知计划”系列卫星进行了数百次机动,并对地球静止轨道上十几颗运行中的卫星进行了近距离抵近。2016年“地球同步轨道空间态势感知计划”的卫星就曾靠近中国的通信技术一号试验卫星,并在2017年接近了由中国和巴基斯坦合作研发的PakSat-1R通信卫星和中国为尼日利亚发射的Nigcomsat-1R通信卫星。美国间谍卫星的这种太空危险靠近行为,对中国以及其他许多国家的航天器造成极大威胁。

同时,对被美方异常抵近的卫星所属国进行分析可以看出,美国‘地球同步轨道空间态势感知计划’系列卫星对中国的地球同步轨道卫星展现出浓厚的“兴趣”。除了对美国本国卫星进行“抵近侦察”测试活动以外,美国卫星“抵近侦察”中国卫星的次数最多,约占“抵近侦察”所有国家卫星总次数的19%,甚至还要高于俄罗斯。该专家表示,“美方为了确保自己的太空优势,从而打造出的天地一体、实时监视其他国家卫星的能力,才真正对空间安全构成了巨大的威胁。”

黄志澄也强调说,美媒对中国卫星的主动防御、主动躲闪的行为加以攻击,理应受到全世界爱好和平人士的谴责,“与此同时,美媒爆出的针对中国卫星的监视行为也在提醒着我们,太空是造福人类的一个新的领域,也是正在走向军事化、武器化的新战场。”

(来源: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