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青-北斗科技文化网

1
人物简介

印青,男,1954年5月生,2006年--2009年担任总政歌舞团团长,作曲家,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中国文联第八届全委,全军艺术指导委员会委员,全军高级职称评委会评委,多次在全国、全军各次重大比赛中担任评委、国家一级作曲家。2015年6月18日,印青任中国音乐家协会第八届副主席。

2
个人履历

印青出生在一个艺术之家,其父母都曾在部队文工团工作,受家庭熏陶尤其是父亲的影响,年少的他在家中700多张的唱片中就接触到了许多中外音乐作品。10岁开始学习小提琴,并喜爱各种中外乐器。1970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被江苏省军区某部业余演出队看中,成为了一名小提琴手,在那里,印青对作曲尤其是乐队配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此后的部队各级文艺会演中,他尝试创作的歌曲、器乐曲受到部队指战员的欢迎,并引起南京军区文化部门的重视,多次调他参加军区组织的文艺创作班、作曲训练班学习。老一辈著名作曲家沈亚威、龙飞、张锐对他关爱有加、悉心指导,从此,印青创作热情越发强烈。据当年与印青同在独立师宣传队乐队的战友周益华、高吕前介绍,20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未满二十岁的印青就显示出了一定的作曲才华,他的第一个成功作品是器乐小合奏:《子弟兵野营到山寨》,那可是宣传队到边防哨所演出时深受战友们欢迎的作品,遗憾的是由于年代久远,当时的录音现在已找不到了。70年代中期,他随所属部队调防至浙江省军区以后,他创作的歌曲、舞蹈音乐在军区、全军业余文艺会演频频获奖,他既生动活泼又颇具现代意识的音乐风格、给人耳目一新之感。

3
创新作品

80年代初他创作了成名作《当兵的历史》,此后又相继推出了《妈妈的小诗》、《阅兵歌》、《班长》、《采桑小路》等歌曲在部队广为流传。1988年印青被调入了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歌舞团任创作员,90年,印青被总政调往北京参加歌剧《党的女儿》的音乐创作,并参加全军“双拥晚会”、“八一晚会”等一系列重大创作任务。此间他创作的军旅歌曲《不要问为什么》、《边关军魂》、《军歌声声》、《潇洒女兵》及音乐话剧《迷人的海湾》等更具时代特色,在军内外引起很大反响。1993年印青任前线歌舞团创作室副主任,96年任该团副团长,97年他为党的“十五大”创作的歌曲《走进新时代》在全国产生了重大影响,此后创作的《西部放歌》、《世纪春雨》、《雪意》、《昂首未来》《中华大家园》、《祖国,永远祝福你》、《凝聚》等一大批歌曲多次在全国、全军获奖,舞剧音乐《妈祖》获全国“荷花杯”舞剧比赛最佳作曲奖。99年他在南京艺术学院音乐系研究生班毕业;2000年印青调总政歌舞团任创作员;2003年被任命为该团副团长,2006年被任命为团长。此间印青又进入一个创作旺盛期,歌曲《江山》、《天路》、《在灿烂阳光下》、《你是我阳光》、《士兵的桂冠》、《桃花谣》、《芦花》、《望月》、《在和平年代》、《西部情歌》、《永远跟你走》、《一切献给党》及《新四军》等影视音乐在国内产生了广泛影响。其严谨的创作态度和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在业内得到广泛地赞誉,其既高产又风格多样的音乐作品,亦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

印青不仅仅擅长创作主旋律的颂歌,他的作品风格多变:《天路》体现出明显的藏歌高远激昂,《相依相伴的高原》则体现出新疆帕米尔高原的荡气回肠,《西部放歌》、《西部情歌》吸纳了陕北民歌信天游的精华,《桃花谣》和《人间西湖》让人听了仿佛置身江南水乡,《走进新时代》、《旗帜颂》让人心潮澎湃,《望月》让游子瞬间流淌着思乡的忧伤。《边关军魂》、《边防星》、《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能让边防战士热血涌动,《天空》在奥运开幕式响起时让整个鸟巢萦绕着白鸽,《祖国在召唤》让抗震救灾的军人们振奋起力量,无论是雄壮的进行曲,还优美的抒情曲,无论民族、美声还是通俗,印青都把作品的精神用音乐演绎到了极致,真是“印人心田和弦描绘时代变迁,青山不老韵律诠释华夏骄傲”。

4
成名作

 

1984年印青又创作出了他的成名作《当兵的历史》,此后相继推出了一批充满浓郁兵味的队列和抒情歌曲:《妈妈的小诗》《阅兵歌》《班长》等。鉴于他在文艺创作上的突出成绩,1988年印青被调入了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任创作员。第二年他的一些作品便参加了庆祝建国四十周年全军文艺会演,由于其作品富有新意而且旋律优美,给专家评委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其中空政歌舞团的作曲家羊鸣对印青特别欣赏,转年便将他鼎力推荐到了歌剧《党的女儿》创作组。就这样印青来到了北京,而且一呆就是整整一年。当时他的妻子和孩子在南京,他在北京的家几乎没有什么下脚的地方,一架钢琴,一张床,一张写字台,还有的就是他装满了磁带和乐谱的柜子。

激情创作

然而,他每天就是这样,坐在钢琴旁,用心灵在五线谱上画出一个个跳跃的音符,用自己飞扬的激情点燃生命中的每个日出日落。 在这一年里印青有机会接触到了许多同行高手,开阔了眼界,同时也深受启发。以往他的创作风格偏南方气质,属于很灵动很优美很委婉的那种类型,而缺少北方音乐中的那种挺拔、粗犷和大气,在感受到北方音乐的优长之后,他又冷静地对南北方音乐进行了分析、比较和思考,他决定汲取南北方音乐之精髓,寻求到一种南北方音乐融合一体的创作方法。然而南北方音乐的差异显而易见,它们的旋律走向、风格气质及精神内涵完全不同,要想将它们融合在一起谈何容易。但是印青却执着于此,他要赋予音乐以独有的魅力。于是印青开始系统研究陕西秦腔、京韵大鼓、河南豫剧等北方文化并尝试着谱写有着南北音乐相交融意味的曲子,并在现实中不停地做试验。每一个曲子完成后,他便请乐队和不同的演员来演唱录音,将它们制作成小样,再回到家中仔细琢磨和研究,同时他也会分别请不同的人听,问旋律听上去怪不怪,自然不自然。如果不成功他还会不停地进行修改和创作,日夜潜行在音乐的海洋中。

有时他已经睡下了,突然想到一个旋律,马上披衣而起,飞笔记下,为此,一贯支持他的妻子也难免会嗔怪他几句:你娶的是音乐女神而不是我。因此对于印青来说创作出一支曲子要付出很多精力和心血,但他却乐此不疲,心甘情愿。

功夫不负有心人

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天印青的那些让我们耳熟能详的曲子都是在他的这样的工作状态下创作出来的,因此,我们在欣赏印青创作的那种兼有大气雄浑又委婉动情的旋律中,不难感受出它们的独特与新颖。

作为一名从部队里成长起来的文艺工作者,印青始终不忘肩上的责任,心系着军营并将自己的艺术之根牢牢地扎在了基层部队。为了写出战士喜爱的歌,他每年都要花很多时间到连队体验生活,力求反映出战士心中的情。20世纪80年代末的一次下部队体验生活中,他发现一些战士很喜欢流行歌曲,尽管那时的部队文艺团体对通俗音乐还比较排斥,但他却能静下心来对流行歌曲进行剖析和研究,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他认为不应该不加分析地一概排斥流行歌曲,流行歌曲也有它的可取之处,即:易诵、抒情……于是他把这些特点融入到了自己的创作中,创作出了一大批节奏明快、旋律清丽的歌曲,由他创作的《边关军魂》《不要问为什么》《军歌声声》《潇洒女兵》等一系列军歌里,既有金戈铁马的阳刚之气,也有杏花春雨的阴柔之美,为军旅音乐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独有的贡献。2000年印青调入了总政歌舞团,前不久又担任了该团副团长,尽管平日里他还要做一些行政管理和事务性的工作,比原先繁忙许多,但他一直没有放松自己在艺术上的追求,依然是佳品力作迭出。

“中国舒伯特”

据说被歌迷称为“中国舒伯特”的音乐奇才印青只用了一个晚上写出了《走进新时代》。 是的,当新华网的记者问起《走进新时代》创作经过时。印青说:当时是1997年8月,党的十五大即将召开,中央电视台约我写一首为会议营造气氛的歌曲。他们把《走进新时代》的歌词传给我,我一看就觉得词写得很好,挺打动我的。当时正是香港回归后不久,又逢世纪交替,可以说每个中国人心里都有一种昂扬的情绪,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再回想过去中国走过的路,从唱着东方红站起来到改革开放富起来再到今天第三代领导人带领我们开创未来,虽然充满艰辛,但内心对共产党有一种由衷的敬意和信赖。这首歌虽然是主旋律歌曲,但写起来一点不觉得生硬,因为和我当时的情绪乃至全国人民的心境都是吻合的,就像在对朋友倾诉,旋律就从内心流淌出来了,拿到歌词的当晚我就把曲子写出来了。

当记者提到现在大多数主旋律歌曲都不好听还端着架子,不太受老百姓喜欢,而他的作品既大气又优美,琅琅上口,易于传唱,好像借鉴了不少流行音乐的元素,于是问他平时是否关注流行乐坛时,印青说:我经常听流行歌曲,各种各样的流行歌曲都听,闲下来也哼两句《老鼠爱大米》呢。但是我听流行歌曲,更多的是从研究借鉴的角度去听,比如我听周杰伦更多的是从社会学层面去感受他,他的表达方式、思维方式都代表了一种对社会的反叛,对精英文化的反叛,我觉得这是他受青少年追捧的主要原因。其实流行歌曲和主旋律歌曲并不是对立的,只不过表达的情感不同。前者多以爱情为主题,容易引起共鸣;后者反映的是群体、大我的情感,某个历史时期或社会重大变革期,老百姓集体要表达的情感,比如对祖国、对民族的感情,是永远存在的,但比较难捕捉,难把握。像《洪湖水浪打浪》《在北京的金山上》等,都是主旋律歌曲,因为深受大家喜爱,也成了传唱几十年的流行歌曲。

思想内涵

印青在接受采访时候还说,精神归属才是最高境界,以情动人其实是对歌曲的最低要求,是第一层次,精神归属才是第二层次。就是说歌曲不仅要有感情,还要透出一种精神,爱情歌曲要让人唱得死去活来,主旋律歌曲就要有一种民族精神、时代精神,听起来好听,骨子里还要透着一股劲,那才叫真正动人。

当记者惊讶一直擅长创作江南风格作品的印青这两年却写出了具有浓郁西北风味的《西部放歌》和西藏风情的《天路》时印青说:我现在理解的创新,不是简单地进行一些技巧的变化,而是最大程度地契合时代。最近我去西藏,发现街头老民歌放得不多了,到处都在放韩红唱的《天路》,其实这首歌我加进了不少时尚元素,也许这首歌某种程度上就代表了发展中的西藏,成了今天西藏的新民歌。